就像以前一樣,
從我們學生時代開始,
你總是在我不經意的時候透過鏡頭為我留下記錄,
不經意的,所以我來不及整理自己,來不及對你笑,來不及對你擺姿勢,
甚至,我根本不知道我已是你鏡頭下的獵物,
直到拿到相片那一刻,我才看到那一當下你看到的我。
而,我好喜歡看到你看到的我,
那個我不知道你在看我的那一霎那的我。

現在的你,鏡頭只會跟著兒子的身影移動,
我早已不是你鏡頭下唯一的主角,
我可以理解,也可以諒解,
所以,當看到這幾張照片時,我才會止不住笑的望著你,
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出我笑裡的害羞和驕傲,
那種我是你的唯一的害羞和驕傲!

你眼中的我是表參道旁的小咖啡吧裡自在的都會女子
20071003_Tokyo_541f

20071003_Tokyo_548f

20071003_Tokyo_549f

20071003_Tokyo_550f

你眼中的我是宮之下歷史悠遠老旅店裡望著吊燈冥想的優雅少婦
20070930_Tokyo_168f

你眼中的我是新宿公園裡為寶貝擦拭雙手的慈愛母親(不過,有可能其實這張主角根本不是我>_<)
20071004_Tokyo_736f

可是我說:「我覺得你把我照得好像竹內結子喔
你毫不考慮地說:「是竹內結屎吧!」
我就知道了,
這幾張其實應該都只是你在試鏡頭

    全站熱搜

    no34 / 三十四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